生活

当前位置/ 首页/ 生活/ 正文

沐川中医医院拖欠100余名医护员工半年多工资

9月7日,四川省沐川县的刘先生向封面新闻反映:沐川中医医院拖欠100余名医护员工半年多工资,现还欠230余万元。此外,2019年6月起,医院对员工的社保代扣并未代缴。

探访:

投资上亿元的医院 一天只有5名病人

9月8日,封面新闻记者赶到沐川中医医院。该医院位于沐川县新城区的幸福大道,由前后两栋大楼组成。从外观上看,这是一所新建不久的现代化医院。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医院门口空空荡荡,只停放了几辆车。住院部一楼的大厅宽阔敞亮,但却一个人也没有,连导医台都无人驻守,只有挂号收费处有一人值守。而在二楼和三楼,则被隔离封闭起来,无法进入。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0月26日,总投资1.3亿元,建筑面积2.8万平方米,按国家二级医院标准新建的沐川中医医院一期工程全面建成并投入运营,属营利性民营医院。当地曾有媒体报道,该医院的投入运营标志着沐川县域医疗体制改革、医疗服务水平提升及康养产业发展迈出新步伐。

这时,7日反映情况的刘先生和几名女子赶了过来,他们都是该医院的员工。

“现在整个医院只有外科和手术室还在勉强支撑,其他科室都基本上都关了。”说着,刘先生将记者带上了5楼外科住院部。这里还有医护人员在工作,部分病房里还住着病人。

记者注意到,墙上的“外科工作动态”上,当日只有5位病人,需要进行1场手术,出院了2个人……

“这已经是我们医院目前所有的病人接待量了,最少的时候只有2位病人。”外科主任李银峰介绍,该医院本有内科、外科、骨科、针康科、妇科、急诊科、手术室、体检科、门诊部、检验科、放射科、影像科、消毒供应室等科室,是一家综合性医院。而现在只剩下了外科、手术室和体检科仍在竭力运行,其余科室已全部关闭。原本184名员工,现在只剩89人。

医生:

拖欠工资成常态 社保也1年多没代缴

“当初来医院时,家人就不同意,我也是为了挑战一下自己。”37岁的李银峰原本就职于夹江县一公立医院, 2018年沐川中医医院面向全社会招聘,李银峰对该医院外科主任这个岗位动心了,“一是觉得民营医院工作氛围更灵活,多干能多得;二是想检验一下自己独立带团队的能力;三是看到沐川医疗卫生事业前景不错,觉得有更广的发挥空间。”

但看到李银峰说得在理,妻子也默许了他的选择,2018年10月,李银峰应聘成为该医院的外科主任。“刚来第一个月还不错,工资超过了2万,虽然与理想还有差距,但我只要努力肯干,前途应该是不错的!”李银峰说。

但好景不长,2018年11月起,医院就不能全员按时发工资了。“像我这种中层干部,还有部分医院领导,当年11月、12月和2019年1月的工资都没有按时发放,而是在2019年2月春节前,一次性补发了。其他基层员工,这3个月的工资还都是按时发放。”

2019年春节后,拖欠工资便成了常态。无论是中层干部还是基层员工,都只领过两次工资——5月份领了2、3、4月工资,8月份领了5、6、7月工资,8、9、10、12月工资是在2020年1月春节前补发的,11月的工资直到2020年4月才补发。

2020年以后的工资,拖延更严重了,直到今年7月初,才补发了5月一个月的工资,8月又给每人发了1000来块钱,其余的工资均至今没有着落。

工资拖欠是一方面,社保也没交。”李银峰介绍, 2019年6月起,医院对员工的社保进行了代扣,但并未上缴,员工们的社保均处于 “欠费”状态。

李银峰说:“我们现在是想走又不敢走,怕拿不到工资,也担心社保问题影响到将来的工作。然而看病救人又是医生的天职,我们从来没有因为拿不到工资而怠慢或者要挟病人。

据了解,今年5月起,百余名沐川中医医院医护人员多次向沐川县人社局、乐山市信访局,反映医院长期拖欠工资和不给代缴社保一事。

医院:

疫情至效益下滑 已想方设法尽量支付

“天眼查”显示,沐川中医医院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黄国江,他也是该医院的董事长兼院长。

对员工们反映的欠薪问题,黄国江告诉封面新闻记者,2019年的工资,除了部分院领导可能还有部分未兑现,其余全部发完,只因为曾做融资未果,拖欠了一个月工资,并不存在员工所称的当年只发了两次。

2020年工资拖欠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受疫情影响,该院住院部2楼和3楼都进行了封闭,并对医护人员通道、病员通道及污物转运通道进行了大幅度改造,直到现在都没有恢复开放,正常诊疗业务受到很大影响。二是由于大部分科室因疫情被封闭,经营效益下滑,工资发不了,不少医护人员没事可做,频繁与病人发生口角,多次拒收病人,长此以往,病人越来越少,形成了经营收入越来越低,工资发不起的恶性循环。

黄国江称,尽管在2020年以来大部分员工都没有发放工资,但仍然给近20%的家庭较为困难、以及怀孕的员工预支了部分工资,也为他们购买了社保。特别是今年7月1日和3日,医院还是想尽办法筹措了69万余元,为所有员工发放了今年5月的工资。8月18日,又筹集到30万元,每人发了1000余元的生活费。

对员工社保进行代扣但未上缴一事,黄国江称,已向相关部门打了报告,延缓支付。

就医院将来的发展,黄国江称,要么追加投资,要么引进战略投资者,要么医院申请破产程序,这三种方式已在同时进行。

部门:

解决问题尚需时间 拟助医院破产重组

随后,记者来到了沐川县人社局。副局长陈佳民介绍,沐川中医医院在开办初期,运营状况较为良好。2019年起,管理逐渐混乱,经营状况急转直下。2020年初,医院经县政府介绍,找一家企业借了200万元,结清了2019年的大部分员工工资。2020年以来,受疫情影响病源下滑,加之部分楼层作为了疫情观察和救治点,尽管县上每月对其都有15-30万元的补助,但依然没有遏制其经营状况的持续恶化。

今年5月起,就有员工陆陆续续反映医院拖欠工资,该局于6月19日对医院欠薪进行了劳动监察立案处置。6月23日,该局向医院送达了《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要求其在10日内,足额支付员工工资305万余元。在此期间,医院筹集到一部分资金,于7月1日、3日发放了在职及离职员工工资69万余元。8月18日,医院又发放了30万元工资,其中发放5月以前的有5万余元,目前医院仍欠员工工资230余万元。

“对其作出的10日内足额支付工资的决定是一种行政行为,需要等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期限过了半年后,才可申请强制执行。即6月23日作出的决定,12月24日后方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陈佳民表示,同时也在想办法彻底解决该医院经营难问题,比如为其引进新的业主,或助其转型为专科医院,但就目前来说,尽快破产重组也许是比较好的解决方案。

至于社保未代缴问题,经查,截至2020年6月,该院共有参保职工123人,累计欠缴职工养老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本金共计79万余元。县社保事务中心已在7月1日向医院送达了《责令限期补缴社会保险费通知文书》,对其社保欠费进行依法补缴。

“无论是今年底强制医院支付工资,还是走破产重整程序,都需要几个月甚至半年以上的时间,如果其间发生其他变故或者问题,则可能会拖得更久。”陈佳民说,因此,对于100多名被欠薪的员工来说,“都会是个艰难又煎熬的过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